纪念文章

相关链接

纪念文章

首页 - 纪念文章

任雅琼:怀念我的恩师——马瑾院士

2018-08-17

距离8月12日7时50分已经54小时,经历了无数个痛彻心扉的时刻,依然无法接受马老师已经离开我们的消息,总觉得我大声哭出来,梦就醒了,醒来后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我依然可以在路过地质所走进办公楼,一敲门就能看见俯身凝视屏幕的她抬头望向我,用洪亮的嗓门喊:“小任,你怎么来啦?快,喝茶还是喝咖啡?”

几乎每个学生都对这句话非常熟悉,都喝过马老师的茶叶,吃过马老师的各种小点心、洗好的水果,收到过马老师带回来的来自各地的纪念品。马老师无时无刻对学生的挂念,让每个学生心头暖流涌动,而马老师对学生工作的指导支持,对学生生活的关心和帮助,对学生品质的熏陶和影响,更让我们受益终生。

2009年4月9日,是我第一次见到马老师。阴差阳错,我来到地质所面试,因为专业相差较多,也没抱什么希望。面试的时候,听说面试官有一位女院士,我满怀期待,想看看女院士的样子。进去后,我一眼看到了一位目光灼灼,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学者,我猜到她就是马院士,她话不多,却认真倾听我回答的每一个问题。面试结束后坐公交车回住处,天色已晚,突然接到师兄电话,说我被录取了,马院士选中了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完电话一直傻傻矗立在车厢,直到一位老大爷提醒我,姑娘,坐下来吧,小心车拐弯摔倒。就这样,我有幸进入马老师门下,成了马老师的众多弟子之一。

2018年7月26日,是我最近一次见到马老师。我邀请了马老师做我出站报告的评委,一大早我发短信告诉马老师到了给我电话,我下楼接她。马老师给我回短信:“雅琼,我和何老师一起来,我还在读你的论文,发现你做得很好,我真高兴。祝贺你!到了我告诉你”。我深知自己做得并不太好,但是马老师就是这样一如既往地鼓励我,给我信心。答辩结束后已到午餐时刻,所里为老师准备了简单的盒饭,我也上楼吃饭了。我一边吃饭一边犹豫想给老师发个短信,请老师吃完饭一起合个影,最后决定吃完下去看一下,结果下去了,发现老师们已经吃完回单位了。我心中满是遗憾,但又安慰自己,没事,来日方长呢,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照相。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电梯前和她的握手,竟然成了我们最后一次握手。

 纵有遗憾,回望我在北京的九年,有六年时间和马老师朝夕相伴,感受她伟大的人格魅力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享受她渊博知识的熏陶和细致入微的指导,我是幸福的,满足的。

马老师关心我们的生活胜过亲人,从辈分上,她是我的奶奶,但从感情上,她像妈妈一样关心照顾我。求学期间,我脸上总是痤疮不断。一天早上,马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给了我一盒痤疮颗粒,说她的外孙女也有这方面苦恼,很多人推荐这个药,她买了双份,给我也试试。我当时好感动,我从高中开始脸上长痘,关注我的痘痘并帮我买药的,马老师是第一个人。马老师不仅关心作为学生的我,也非常关心我的家人。和她聊天时,提起过我妈妈有退行性关节炎,从那以后,马老师每次见到我,特别是毕业后回所,都要问问我妈妈腿的病情如何。我生孩子后的第三个月,回到了北京,住在所里单身楼四楼。马老师听说我回来,立刻爬楼来看我和宝宝,她怀抱宝宝,左右轻轻晃,嘴里哼着歌,逗得宝宝咧嘴笑,我望着她,恍惚觉得她不像大名鼎鼎的院士,她如此平易近人,她就是我身边至亲的亲人。孩子六个多月的时候,马老师说孩子该学习爬了,她给孩子买了一个自己会滚的球,有声音,能发光,孩子追着球,肯定能更快地掌握爬的技能。我有点惭愧,马老师想得比我都周到,作为妈妈的我,都没有想到这些。还有一天,她神秘地叫住我,兴致勃勃地说,小任,你看我在路边买了两个小兔子,软软的,一捏就会闪闪发光,我不知道扬扬喜欢什么颜色,就买了两种,这个太好玩了,估计她会喜欢。我特别感动,马老师走在路上,都会挂念着我们。马老师对我们的爱,就像是绵绵的细雨,滋润着我们的心田,而现在这细雨化作思念的长河,永远盘桓在我生命中。

马老师不仅用真心真情关心爱护着我们,更是用她的一言一行影响着我们。马老师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2010年11月份,我们去西昌出野外。经过一个小山村,马老师看到两个可爱的小孩,给他们拍了照片。那时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摄影功能,马老师和他们要了地址,回北京后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把照片寄给他们。马老师是一个特别不爱麻烦别人的人。同是在西昌,那时已入初冬,山上的夜晚格外寒冷。店家嘱咐我们床下面有电褥子的开关,晚上睡觉记得打开。第二天早上,马老师说晚上太冷了,几乎一夜未眠,她没找到电褥子的开关,却怕打扰我们休息不去问我们,宁可自己受罪。而今马老师走得也是如此干脆,没有麻烦任何人。马老师还是一个特别节约的人,每次打饭她都要师傅少打一些,如果打多了,她会分给别人,马老师吃完饭的盘子从来都是干干净净,不浪费一粒粮食。有时食物不小心掉在桌子上,马老师照样夹起来吃掉。这些事情都很小,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这些小小的事情,就像一颗颗种子,在我们的心里生根发芽,逐渐长成一棵大树,指引着我们人生前进的方向。

 每个学生最难忘的,莫过于马老师对自己学业的指导,对自己事业的支持。马老师特别支持学生的每个新想法新发现。她小心翼翼保护我们兴趣的火苗,从来不去浇灭它,只会帮它加油添柴,烧得更旺。2011年日本地震之后,马老师说让我看看卫星温度有无响应,我得到结果以后马老师特别支持我,鼓励我尽快写出来发表。现在看来,那些结果并不多好,马老师更多地是让我尽快进入科研角色,学会如何梳理思路,构建框架,添砖加瓦,直到成文。马老师对我们写论文写基金的指导更是细致入微。我在写文章时总是急于下笔,思路不清。马老师告诉我写文章就像做菜,准备用什么锅,用哪些料,配什么佐料,先加什么,后加什么,出锅用什么盘子端出来,有个步骤。有的料虽然很好,但是与这道菜不符,那么就不要加,但有些料如果没有,这个菜就会没有味,就一定想办法加上。我的每篇文章马老师都帮忙改了二十多遍,大至思路,小至标点符号。离所之后的基金申请,每次请马老师帮忙看,她都第一时间回应,第二天就返回她的意见,意见常常列出很多条,从各方面给出她的建议。基金申请失败后,马老师让我把评审意见发给她,同我一起分析失败原因。尽管我已离开地质所,进入新的单位,但我从未离开马老师的庇护,让我深深体会到那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就在刚才,我收到了今年基金中了的消息。我知道您一定会很高兴,会说,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现在有钱了,加油干吧。马老师,我会加油干,唯有把工作做好,才是对您最好的纪念。

我依然觉得,马老师没有走,她只是去休息了。我会好好干,即便我们只能梦里相见,我希望自己能拿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和您聊聊。


任雅琼(2009-2015硕博连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