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章

相关链接

纪念文章

首页 - 纪念文章

王世元:忆老太

2018-08-21

一袭墨肩罩紫衫

满头银丝古韵罕

嗅花抚草童趣浓

敲石把脉桑田论

昂首地震亚失稳

俯身送暖身边人

桃李天下师德魂

音容宛在银铃回

      今天一早看见推文,才知道马瑾院士仙逝了。我脑子快速闪现与马瑾院士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三个月前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尊尊教诲犹在耳边,关怀爱护依然暖心。咋一听“院士”,以为是高高在上、架子大上天且严肃古板的老学究,而真实的马瑾院士却是一位和蔼可亲而具有童趣的老太太,我偷偷地叫她“老太”。

    初闻老太是10年前,我刚进入地震行业。在学习过程中,偶得一本书,就是老太关于“亚失稳”的理论基础。给我的印象,严谨科学,而我刚入门地震,犹如刘姥姥初入大观园,暂且不表。

   初识老太,是因汶川地震纪念日结缘。今年的5月12日是汶川地震10周年纪念日兼国际大陆地震学会,会议在成都召开,国际及国内行业大佬云集,老太也是其中一位大佬。我参与组织和接待专家团队野外考察,主要参观北川老县城、彭州白鹿、汉旺东方汽轮机旧址和都江堰虹口地震遗址等。会前,我局退休研究员闻学泽老师辗转找到我,希望我在会议期间单独陪马瑾院士到龙门山地区跑一趟飞来峰构造。我觉得兹事体大,因为会议期间,所有的调度,统一由局里安排,我马上汇报给院长,院长原则同意并汇报给局长。老太坚持不动用公家的资源,执意自己调研。最终,我和老太约定5月13日周日早晨8点出发。我7点50到老太下榻处,8点准时,衣着朴素而不失优雅的老太出来了,我走上前,自我介绍,问老太好。老太对我说,今天就麻烦你耽误休息时间带我和王凯英一起出去跑跑。我略显拘谨地回复,没事,顺便向马老学习学习。上车后,老太顺手将包里的水给了我一瓶说,没有想到,我们的小王高工,这么年轻,年轻人尤其是跑野外,要多喝水。我谢过老太说,我就样子长得小点,我也没有想到马老精气神赶超年轻人。

    到目的地有2个小时的车程,老太很健谈,路上聊了很久,我便与老太熟识起来,其中一个聊天细节让我记忆犹新。聊到地震工作尤其是野外工作很少女性时,老太讲,当初自己干这个工作,是响应国家号召,国家哪里需要就去哪里,没有学习过,就去钻研,慢慢地也就掌握了。

     到了目的地彭州白鹿镇,我让司机拐进山里,沿着盘山公路追索飞来峰的边界,我不时在手机地图和纸质地质图上看,而老太拿出自己的平板,不时地和我谈论路线。到达白鹿镇塘坝村三岔口时,老太看到一幅导游图,下车查看,说,那有个飞来峰奇石度假村,说不定会有所发现,我们也顺便度假了嘛,话语后,小姑娘般特有的银铃笑声感染了我们。上车继续行进,到达度假村,发现度假村却关门闭户。我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以到达度假村内部的路,老太一看,说,小王,我们可以翻墙进去。我和王凯英面面相觑,我对老太说,我再找当地人问问,有没有别的办法。我带老太到一户人家问,运气还真是好,恰好就是度假村门卫家,老太也很高兴,和一家人拉家常,和小女孩一起照相。在得知此地叫马家坪并看到一匹马的时候,老太有点手舞足蹈,乐呵道,此地与我有缘,都姓马。还用手机拍了马和马圈边上的花,问我,小王,这花真漂亮,这是什么花?可惜我不识。老太拿出本子,写下地名,喃喃说,现在记忆力不好了,我写下小王的名字和这地名,以后写回忆录的时候用。

      11点了,老太拿出自己带的饼干,分给大家吃,说,跑野外,随时要备点吃的,不时补充下,避免爬山饿着了。饭点了,我没有提前做安排,就选了一个路边摊,老太一看,说,挺好的,人气挺旺,就这家。我们点好菜后,老太特意给加了一个九尺板鸭,嘱咐我和司机吃好。饭吃到一半,老太借口去喝米汤,偷偷地提前买单了。我埋怨老太,这是我的地盘,理应让我买单啊。老太说,年轻人,压力大,要养家,不容易。

下午4点左右,跑完野外,路过莲花湖一带的奇石瓷器馆,老太兴致勃勃地观摩,并不多言,偶尔给我讲讲某种奇石可能产生的原因,我就跟她聊起,自己跑野外喜欢捡石头的爱好,她说这挺好,野外就增添了更多的乐趣,并邀请我去北京的时候,去她那看看她近些年收集的奇石。

回到成都老太下榻的宾馆,老太握着我的手,说着感激的话,互道珍重。第二天,还专门发了短信给我,感谢我放弃休息时间陪她跑野外。

回到家,回想起与老太的一天,感叹她生于解放前,长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建国初期,求学于解放初期和苏俄,靠着对国家和人民的满腔热情,无怨无悔,孜孜不倦,不断创新和探索,高尚的品格成就了科研,巨大的科研成就亦凸显其愈加豁达和善的品格。

    以上就是我与老太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返老还童般,真实暖心,犹如一盏明灯,精神永存。谨以此文献给老太,愿您天堂走好,梦回飞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