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章

相关链接

纪念文章

首页 - 纪念文章

白武明:纪念马老师

2018-08-23

老师和我们在一起。

马老师走了,走得太急了。当我得到这个消息后,几天来常回想起和老师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

我和马老师最初认识是在90年代初,当时我刚刚步入高温高压研究领域,马老师是我们高温高压开放实验室学术委员会的主任。我多次就实验室的发展方向问题请教马老师,她每次都给出了很中肯的意见。

马老师当时还是高温高压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和构造物理专业委员会的主任。我恰好也是在这个委员会里,一起开会和接触的机会就多了。现在我还记得马老师带领我们一起去长沙和去葫芦岛开会的情景。马老师在构造物理和高温高压岩石变形研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但在学术问题上没有一点权威的架子,大家在一起平等地讨论问题。开会时遇到一些麻烦的事情,只要有马老师在,我们心里就很踏实。

还记得参加国家第一批的973项目时,马老师是项目负责人之一。这个项目的牵头单位是地震局,而我们是非地震局系统的,并且当时还有几个实力很强的小组也在申请这个项目的子课题,我很担心通不过。项目答辩时,马老师是主持人。我们准备用刚刚引入到国内的不联续块体理论研究地震断层的滑移,方法在当时有一些特色。马老师对这种方法很感兴趣,在时间控制很严的评审会上,破例地让我多讲了几分钟,使我能够较清楚地向评委们介绍了我们的研究设想。最后,我们课题组得到了项目组的支持。在后来项目执行过程中,马老师多次听取汇报,给予具体指导,使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时间长了,和马老师接触的机会就更多了,我多次参加马老师实验室学生的答辩,每次遇见老师心里都很高兴。看到她的一批批优秀学生毕业,一份份学生做出的漂亮工作,真为马老师和这个实验室高兴。构造物理实验室现在已发展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部分,这和马老师的辛勤劳动是分不开的。

我还记得在祝贺马老师80岁生日的科学讨论会上,她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关于非构造地震的科学报告,就世界上的水库地震,矿山地震以及工程地震等现象的物理过程给出了全面的分析,使与会者受益匪浅。

马老师是一位非常和蔼和认真的长者,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她的离去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思念。我的一些从事宇宙演化的朋友们说,在我们这个宇宙外面可能还会有一个宇宙,希望马老师在那里一切都好!

白武明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