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章

相关链接

纪念文章

首页 - 纪念文章

邓睿:纵有疾风起 不忍话别离——追忆马老师

2018-08-24

半个月之后,当我再次想起8月9日与马老师的最后一面,还是忍不住流泪。还是那个会议室,还是那个座位,还能浮现起一推门,马老师笑着看着我说:“小邓来啦,我们先说项目联合申报协议的事儿吧,别耽误你下班了……”永远是在考虑着他人,永远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跟马老师熟络起来很快,那是刚来所里工作没多久,陪马老师去北京医院院士体检中心做体检,第一次感受到马老师走路之快,脚下生风的感觉,我竟然跟不上,护士们见状都说,您慢点儿……做完体检,马老师神秘地说,他们这的早饭很好吃,咱们吃完再回去吧。于是我开心地交了餐费,和马老师在医院食堂吃了顿早饭,期间谈天说地好不惬意。但在回去的路上,马老师坚持要给我钱,说你来陪我体检,我必须要请你吃饭呀,哪能让你掏钱……

2014年我轮岗到了科发部工作,当时发邮件给各位同事,没想到马老师竟然回复了我的邮件。她说:“小邓,谢谢告知。我们今后联系会更多了,除了同事关系,还有同行关系,哈哈。祝马年吉祥如意。”马老师的平易近人、大家风范存在于无数的微小事之中。

记得有一年自然基金申报的时候,马老师要申请面上项目,基金委的网站时不时崩溃,格式限制又多,马老师有时会请我下去帮忙看看,每次都非常客气,申请结束了还要请吃饭,我一再表示这是份内工作是我们应该做的,但她执意要请我们去吃烤鸭,表示只是我们之间的girls’talk,一再让我们不要有负担,马老师真是一个永远那么周到的人。

马老师为人低调,对待工作和事业却非常认真。去年地震科技创新大会前,局里联系做一个专访,导演给的采访提纲就是在办公室里对马老师做一个面对面的采访,马老师听后让我联系导演说,想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并且提出来要采访要在实验室进行,而且要全部的团队成员都要参加,如果只采访她本人她就要婉拒了。最终导演团队接受了这个提议,对马老师的团队在实验室里做了非常好的一段访谈,播出后也引起了强烈反响,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的一段影响资料。

科技创新大会当天,马老师受邀做一个30分钟的报告。开幕式结束后,组委会让我告诉马老师,考虑到她的年龄和身体状况,给她安排在主席台上坐着讲报告。马老师拒绝了,她要求站着讲,会务组又临时撤掉了桌椅。她全程站着讲完了报告,一时全场掌声雷动,那一刻站在下面真的很骄傲。

她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一道风景。她一开口,就是全场的中心。

马老师在我眼里还是一位非常可亲的长辈。

每年所里春节晚会,她都坐在前面给我们捧场,结束时都要说小姑娘们主持起来不比中央台的差呀,我还给你们拍照啦……

我生完孩子之后,马老师很关心我,见面经常问问情况,还让我发小宝宝照片给她。那会儿才知道马老师非常in,很早就开始用微信了。现在翻看对话还会鼻子一酸,她说:“小邓,小宝宝的照片收到,谢谢,我最喜欢小宝宝了。当初应该学幼儿教育的,选错专业了。”您没有选错专业,您不仅是一位地质学家,也是一位教育家啊。

马老师每天中午食堂饭后都会去后院散步,我来所这八九年一直租住在后院,所以经常可以“偶遇”,每次见到都会挽着马老师走一段,她总是问我,小樱桃又会背哪几首诗了呀,又长什么本事了呀……就像寻常人家的奶奶一样。

马老师耳朵不便,有时候听不清就会侧着耳朵,但是每句话她都会听入耳,并记心头。她那么忙,却记挂着这么多同事和学生们的工作,生活,公事,家事……大有格局,小有细节,她真的是一个太生动的人了。

如今走在每天能偶遇的小路上,有风吹来,带着熟悉的气息,却没有了熟悉的身影。

不忍话离别,想念马老师。


 邓睿

  2018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