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点滴

相关链接

难忘点滴

首页 - 难忘点滴

刘冠中:克制的马老师

2018-09-08

整理马老师的资料时,一幕幕场景将思绪带到不远的过去、遥远的过去,以及我没有经历过的过去,让人想探究在那时那地,马老师经历了什么,她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和状态。最后,这些想法沉淀下来,脑海中出现“克制”两个字。

马老师这一代人,做事似乎没考虑过“我能得到什么”的问题,国家和人民需要,给了任务和目标,带着一种深入骨髓的信念,一干就是一辈子,红颜变成了白发,不计代价,这种力量强大到可怕。

他们对物质的个人诉求极为简单,满足基本的生存条件即可,在情感表达上也很克制,他们只有最简单的答复——行动。无数人这样隐忍克制的一生,才成就了国家科技的激情绽放,令人唏嘘动容。

反观我们这些中青年,经历过八九十年代的慢节奏,也沾染了新世纪的各种思潮,某种程度上是新旧碰撞、矛盾、过渡的复合体,自我、目的性强等个人主义标签或多或少都有体现,似乎注定迷惘。

我们与老一辈相比,差异的关键点在于个人欲望的克制,在于个体与社会的交互过程中,索取与付出的杠杆比例问题。

以前有时候读不懂马老师,无法理解她的力量源泉。马老师百年之后,悲痛带来的强烈冲击,让人不得不回头看,回望她老人家来时的路,同时拷问自己的灵魂。

“以往为了自我挣扎,从不知,她的痛苦。”马老师的情感是异常丰富细腻的,但她从家国的层面予以了克制,是更宏观和广义的。我们的感性和个人主义,相比之下好像无病呻吟。

没有行动的悲痛是软弱的、空洞的,传承和发展马老师的思想,让马老师在精神上继续活着,或许是对她最好的纪念。

克制的爱才是大爱。